最新网址:bi xiasheng hua.c o m 只要自己答应,就能继承太古龙皇的力量。

哪怕是骄傲如恺撒,听到这话也不由得一阵目眩神迷。

神的力量放在眼前,不是谁都能够拒绝的。甚至说,能像他这样保持镇定没有立即答应的,都只是极少数。

思维混乱了一会儿后,恺撒深吸一口气,强自镇定下来,问道。

“为什么我可以继承神的力量,长老们又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,你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?”

哪怕知晓这个计划本身是奥丁规划了一千年的成果,不是加图索家族能搞出来的东西,恺撒仍觉得不可思议。

就像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继承了天帝的位置,突然成为三界之主,就连爽文都不会写这么离谱的剧情。

“计划的详细情报,请恕我现在不能多说。”

帕西面色为难的摇了摇头,而后补充道。

“但我能保证,庞贝先生留给您的,是货真价实的黑王神座。加入这个计划,您将获得凌驾于庞贝先生、乃至龙王苏墨之上的究极力量,您将继承神的力量,开创自己的伊甸园,万物都将臣服在您的王座之下。”

帕西的语气十分平静,可话语内容本身就是极大地诱惑。

恺撒几乎可以看到神座出现在自己面前,只要他愿意伸手,便触手可及。

面对这样巨大的馈赠,哪怕是他也忍不住意动,对他来说,黑王的逼格的确配得上自己。

不过,冷静数秒后,他没有直接给出回答,而是疑问道。

“按照神话中的记载,黑王的力量凌驾于一切龙王之上,绝大多数龙类都相信祂没有真正死亡,终有一天会苏醒,而祂苏醒的那一天,就是末日到来的那一天。”

“这种几乎能够灭世的恐怖存在,你们确定会被你们如此轻易的篡夺力量?预言中不是说过,黑王必然会复苏么?”

为了建立自己的功勋,恺撒曾一度将黑王当做过自己的对手,想着如果哪天自己能讨伐这个怪物,说不定就能洗刷耻辱,成为荣耀甚于苏墨、夏弥等人的最强屠龙者。

没想到事随时移,他的屠龙事业还没开启,自己就要变成龙类。

不对,如果按照奥丁是他父亲来算的话,他现在或许已经算得上是半个龙类了。

他突然感受到一种类似于乔峰发现自己是契丹人的痛苦。

而在痛苦之余,他对家族的计划也有些怀疑,篡夺黑王的力量,这靠谱么?

面对这一早有预料的疑问,帕西十分冷静地回答道。

“少爷,我们并没有违背预言,相反,我们是在遵守预言,黑王的确会迎来复活,可预言中并没有提到,复活的到底是尼德霍格,还是黑皇帝恺撒。”

“……原来是打这种算盘么!”

恺撒立即明白奥丁计划的理论基础,这种取巧的方式也的确符合那个花花公子的作风。

不过,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性,距离实践差得似乎有点远。

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,帕西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,立即补充道。

“篡夺龙王力量的计划已经有过成功案例,少爷不必担心。虽然最后成果被龙王苏墨夺走,但在最后一刻庞贝先生曾给我们传来信息,他确定计划成功了。”

理论上的可行性,和实践上的成功案例,二者相结合,奥丁计划的可行性无疑很高。

然而,听到这话,恺撒却没有露出高兴的神色,反而皱眉。

“成功的案例,伱的意思是日本那边发生的事情,也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部分?”

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事。

如同没有注意到恺撒的反应一般,帕西冷静点头。

“是的,从几十年前开始,家族就在不断渗透日本黑道,引导他们复活白王,并测试篡夺白王力量的可能性。虽然实验本身受到了龙王苏墨的干扰,目前情况不明,可据庞贝先生给出来的结论,还有长老们的判断,白王的力量的确已经被人夺走,我们也的确拥有使用物理方式篡夺黑王权柄的手段。”

若是对于一心想获得黑王力量的人类说,帕西说的毫无疑问是好消息。

可听到这番话,恺撒的眉头却越皱越深,到最后表情也陷入一片阴影中。

“你的意思是,最开始苏墨和昂热校长对我们家族的指控全部都是真的,豢养死侍群,支援危险血统……这些事情全部都是家族做的?”

他知道家族无可避免会涉及到黑暗面,毕竟加图索家就是黑手党起家的,却也不知道家族的行事作风恶心到了这种程度。

以他的性格来说,决斗对拼杀人都没什么,可将活生生的人类做成畸形的怪物,就有点太挑战人类道德底线了。

“嗯?”

似乎是对于恺撒提出来的问题角度十分惊讶一般,帕西愣了一下,然后劝诫道。

“长老们说过,为了终结末日,为了让您登上神座,这是必要的牺牲,神的诞生本就是在万千尸骨之上!”

而果不其然,这句话当场触怒了恺撒。

“必要的牺牲?他们有什么资格决定谁是必要的牺牲,他们以为自己是什么,神么?”

如果说这些人是必要的牺牲的话,那他的母亲,岂不也是必要的牺牲?

狗屁!

“怪不得那个人一直说这些长老是些老不死的东西,他们该不会真的以为他们是能决定一切的神吧?他们不会真的觉得给出这么大诱惑,我就一定要听他们的话,继承所谓的神位吧?”

激起反抗心后,恺撒的语气变得冰冷锋锐起来,原本的蓝色眼瞳中,也喷薄出金色的怒意,证明他情绪波动抵达了极致。

“抱歉,少爷。”

帕西立即低头致歉,而后忍不住又劝了一句。

“可是,长老们措辞或许有些不严谨,方案本身却没有什么问题,如今龙王苏墨随时可能找到我们,您真的不愿意继承神位么?”

“不愿意,谁愿意谁去!”

恺撒扬了扬眉毛,冷笑着说道。

“他们这么想当神,就让他们自己去就好了,我倒想看看他们所谓的神是不是真的能够统治世界!”

恺撒哪里都好,就是脾气犟。

如果长老们哭喊哀叹着希望有人能力挽狂澜,并且将继承皇位这件事情渲染得危险一点,非绝世英豪不能做的话,他大概率会被激起挑战心理,主动接受计划。

可当长老们依旧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,并表示只要恺撒答应参与计划就能毫无波澜继承黑王力量的情况下,他就很难接受这嗟来之食了。

更别说,因为母亲的缘故,他向来不喜欢家族随意牺牲他人的冰冷态度。

帕西所提到的白王事件还有长老们的话语,无疑都触及到了他的逆鳞。

“是,少爷!我会向长老们传达您的意志。”

帕西果然没有再劝,立即领命。

这番话大概能把长老们气得够呛,可他们拿恺撒也没什么办法,不仅是因为恺撒是奥丁的儿子,还因为恺撒体质特殊,很难找到合格的替代品。

这次劝阻无效后,帕西并没有立即离开,看着恺撒余怒未消的样子,他突然提起一件事。

“对了少爷,家主临走之前曾留给您一份礼物,说是参与计划的重要资格,请问是不是要交给您亲自保存?”

“又是计划?”

恺撒再度皱眉,挥了挥手。

“不必给我,我不需要这种肮脏的馈赠,你随便怎么处理都行。”

“少爷你……是!”

帕西似乎还想劝诫,可看到恺撒不耐烦的表情,还是选择了遵守他的命令。

看到他这幅样子,恺撒心中微微一松,自从来到这座岛屿上,唯一能让他信任、令他省心的,就只有帕西一人。

怪不得弗罗斯特叔叔喜欢用他当秘书,这方面他的|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.c o m确很敬业,任何命令都能不折不扣的完成。

来到这个尼伯龙根这么久,大事小事基本都是帕西一手包办,长老们复杂发号施令,恺撒自己负责摆烂,帕西独自一人指挥圣宫医学会的人执行,却也能将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。

不得不说,在作为管家的领域中,他还没有见过在帕西之上的人。

想到这里,他不由得关心一句。

“帕西,你该休息的时候也要好好休息,别被那些长老们指挥来指挥去。加图索家族都覆灭了,那群老家伙还以为活在以前,你要是不想理他们,凭借他们根本做不成事。”

有些时候他觉得帕西有点太傻了,为什么要这么听话?

以前加图索家族鼎盛时期,他不听话随时能换人,那的确要辛苦工作。

可是,现在的加图索家族不干活的领导十几个,能干活的下属就他一个,他要撂挑子不干,长老们都得求着他。

按照市场规则,帕西才应该当大爷,其他长老都要依靠他才能做事。

这种时候还这么任劳任怨,不是活生生的老实人么?

身为少主的恺撒都有些看不下去了。

然而,就和之前提醒的结果一样,帕西平静的摇头,拒绝了他的建议。

“多谢少爷关心,不过不要紧,现在正是家族最紧张的时候,多忙一下没什么。”

他如此坚持,恺撒也只能作罢。

没过几分钟,一个圣宫医学会的护卫前来,递给了帕西几张情报。

对于恺撒来说,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,没什么值得奇怪的。

在这个尼伯龙根里,帕西上要执行长老们的命令,下要指挥圣宫医学会的人手,中间还要帮助长老劝说恺撒,忙得像一条狗,随时可能因为要处理突发情况而四处奔走。

然而这次,帕西露出来的表情却让恺撒十分意外。

一直以来都足够冷静自持,哪怕提及篡夺黑王权柄,都能保持冷静的帕西,这次在接到情报后,却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惊愕表情。

而除了惊愕之外,他神情中还蕴含着极为复杂的东西,就连恺撒一时间都有些难以理解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恺撒不由得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听到这话,帕西下意识对恺撒投以一个极度陌生的的眼神,让恺撒当场一愣。

没等他回过神来,帕西已经收敛好表情,恢复了原本冷静的姿态。

他以略微有些开心的语气说道。

“恭喜少爷!长老们在这座岛屿的原住民中,找到了可能符合家族血脉要求,血统上能配得上您的未婚妻……虽然在外表上有点不合适,但在年龄上和您相当,如果您愿意的话,您的夏娃应该是能确定了。”

这么说着,他主动从手上的情报中抽出一张资料表递给恺撒,那是奈娜的人物资料。

“那群老家伙,现在都还没放弃给我配种?”

听到这个消息,恺撒顿时目瞪口呆。

以他的性格,除了诺诺之外自然已经看不上其他人,这次也绝不打算答应。

不过,出于花花公子的本能,他还是扫了一眼人物资料,然后,他就傻眼了。

“这还是小孩子吧?”

“她十年前就是这幅样子了。”

帕西礼貌的提醒道。

“那也不行。”

恺撒果断的摇头。

“告诉长老们,不要对这里的原住民做这种事情,我不知道他们打算怎么威胁她们就范,可如果他们真的干出逼婚的事情,我不介意送他们去见上帝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语气十分认真,显然不是在开玩笑。

虽然一直不想承认庞贝是他的父亲,但在想要干掉这些成天逼逼赖赖的长老一事上,这对父子倒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“是,少爷!我会通知长老们的。”

帕西立即领命,并且告辞。

“我这就去处理这件事情,恕我暂且告退。”

“慢走不送!”

恺撒摆摆手,目送帕西以急促的步伐离开。

等帕西的背影完全小时的时候,他的目光才变得疑惑起来。

他回想了一下帕西之前看向自己时候、那本能投来的陌生眼神,怎么看怎么像是——戒备?

可他为什么会戒备自己?自己和他又没有什么冲突。

联想到帕西看到那些情报时候,难以抑制的惊喜和担忧等复杂情绪,恺撒突然一愣,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难不成,帕西其实喜欢上了情报中的那个姑娘,所以担心自己会夺人所爱?

那男人都能很快理解的戒备眼神,似乎证实了这一猜想。

想到这里,恺撒不由得有些纠结。

一边好奇于帕西这样的性冷淡居然也会有喜欢的姑娘,一边觉得这家伙爱好是不是有点太危险了,虽然年龄相近,可奈娜的确仍是小孩子体态,怎么看两人都不合适。

不对,等等!

恺撒突然想起来,帕西手上有好几张资料,却只递给了自己一张。

如果那家伙真的想防备自己,那奈娜的资料应该只是障眼法,他真正想隐藏的其实是另一人。

如果真的喜欢,就会格外重视,绝不会把自己珍爱的珠宝拿给他人评判,所以,帕西的目标必然另有其人。

只是不知道,他这种性格,到底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。

总不能和自己品味一样吧?

这么想着,尽管心底痒痒的,十分想跟在帕西身后看看他喜欢的是谁,可作为贵公子的修养,加上必要的避嫌,还是让恺撒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打扰恋爱的人,可是会被马踢的。

虽说,以恺撒丰富的经验判断,帕西目前应该还只是出于单相思阶段就是了。

(本章完)

最新网址:bi xiasheng hua.c o 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