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bi xiasheng hua.c o m 时间向后推移。

气氛愈发热烈。

某一座屋顶上。

“这应该是第三次,我记的没错吧?”

一个年轻黑衣男子小声询问道。

“错了,这应该是第四次,在你来之前就已经有过一次了。

他身旁的老者目不转睛地看着藏香阁。

“真想进去看看啊。”

“这里面都是道院高级修士,他们手中的宝物,啧啧!”

“呵,进去看了又能如何?你们还能买得起不成?”一个女子冷笑一声。

“长长见识也好。”

“快看——”

忽然间,女子望向出现在藏香阁门前的一道丽影,不由激动大喊道:“是沈仙子,她还救过我。”

“沈仙子是谁?”

黑衣男子声音中透着一丝好奇。

“你连沈仙子都不知道?这段时间没去战场猎杀妖魔?她可是道院真正的天骄。”

女子鄙夷的声音骤然响起。

黑衣男子沉默不语。

他这段时间确实没有去战场猎杀妖魔。

前面十几天在休养,后几天则是......忙着抓紧时间倒腾妖丹,趁机赚了好大一笔修行资源。

没过一会儿。

又一道身影缓缓走进藏香阁。

看着那道和沈仙子年纪相仿的身影,女子顿时有些不服气地吐槽道:

“他是谁?凭什么能和沈仙子一样进去,身上气息好像远没有沈仙子强。”

“莫非就是传说中与沈仙子齐名的那位陈先道?”

老者猜测道。

“不是!当初沈仙子救我时,陈上修也在旁边。我肯定不会看错。他比陈上修可弱多了。”

“那是谁?”老者疑惑挠头。

“按道理来说,能进去的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。尤其是那些修为明显较弱的,名头应该更大才对。就像是沈仙子和陈上修一般。”

此时此刻。

只见之前那个黑衣男子似要找回场子一般,昂首挺胸,脸上满是得意之色。

“你连瘟神都不知道?这段时间没回坊市?”

话音刚落。

“他就是那个瘟神?”

老者和女子齐齐惊声喊道。

二人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敬畏。

‘瘟神’这个名号在坊市传的沸沸扬扬,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,只不过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罢了。

说起来,他们还要感谢对方呢。

若不是有瘟神,他们可兑换不到现在这般便宜的下品符箓。

“想不到瘟神竟然这般年轻,我之前还一直以为......”

女子目光顷刻变得柔和,素手轻捧脸颊,似要遮掩泛起的绯红。

“他长得可真俊啊!”

“龙湖道院......真不愧是我等南离散修梦中的胜地,其中真是妖孽如云啊。”

老者目光中透着复杂。

在他们不远处。

四道青袍身影静静伫立树下,眼睛同样一眨不眨地看向藏香阁。

周围人的感叹断断续续地传入耳中。

几人脸上相继涌出一抹震撼。

良久过后。

呼——

佟瑶长出一口气,脸上震惊之色渐渐淡去。

“想不到......师弟竟然就是那个‘瘟神’,估计现在养初师兄打死都想不到,才短短数月,张师弟便成长到了这般地步。”

&nb|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.c o msp; 在她身旁。

丁师兄眼神同样不平静。

由于张景没有刻意隐藏自身灵力波动的关系,他隐隐感知到了些许。

张师弟他......竟然突破到了炼气四层?!

回过神。

丁师兄视线下意识从身旁的佟师妹,周师弟以及夏师弟身上扫过,想了想后,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他们了。

免得影响心态。

......

而此刻。

藏香阁内。

张景在侍者带领下,慢慢走到二楼大堂。

里面已经布置好了一排排的座位。

地上铺着不知名材质的绒毛地毯,脚踩上去好似棉花一般,细腻柔软到了极点。

然而这地毯柔软之中却又不乏支撑,丝毫不影响上面行走之人的动作。

房间四面装饰着各色琉璃玉盏,丝绸璎珞,锦绣香囊。

虽已经尽量装扮素雅,但那股纸醉金迷的奢靡之意却是呼之欲出。

张景面色如常。

心中却是不由微微感叹起来。

藏香阁的大名,他早在永安城之时就知道了。只是没有想到,今日竟会以这般身份进来。

“仙长,小人只能带您到这里了。”

引路侍者止步在大堂外围,恭敬地说道。

“多谢。”张景笑着回应道。

侍者轻步退去。

张景视线向身前扫去。

里面摆放的座椅并不多,只有十三排,每排九个位置。

总共一百一十七个位置,和这次前来琅琊郡的道院弟子数量比起来,可谓是少之又少。

看来昨天何师兄所言不假。

此刻,这些座椅上已经坐了不少人。

张景环视一周,而后随便选了一个倒数第二排的位置,直接坐了上去。

第一次来,先在后面观摩观摩再说。

刚坐下不久。

他便感觉到有两道视线自前方传来,径直落在自己身上。

循着视线望去,赫然是第二排的何师兄,以及他身旁一个熟悉面庞,沈青青。

张景笑着点头示意。

对面二人同样报以微笑回应。

渐渐的,人越来越多。

最前方凸起的平台之上,一道气息强横的白衣身影陡然出现。

那是一位师姐,面容精致明媚,眉间又带着些许清冷意味,眼角一颗泪痣格外引人注目,宽松法袍难以遮掩姣好身材。

“炼气后期!而且至少炼气九层!”

张景目光微凝。

“还有几位师弟没来,就不等了。”

“我叫柳南姝,想必在座诸位已经很熟悉了。现场还有几个新来的师弟师妹,师姐在这里代表诸位师兄以及师姐们,欢迎你们的加入。”

台上柳南姝嫣然一笑,带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。

“第四次内部交易会正式开始。”

“现在是第一环节,拍卖之前诸位委托的宝物。”

说罢,便见她挥袖一甩,面前桌子上顿时出现一个羊脂玉瓶。

“第一件,高级灵丹水元丹,起拍价两百道功。”

“两百一十道功!”

“两百一十五道功!”

......

台下座位上。

张景不舍地收回目光,将身体后仰,整个人挤进柔软靠垫之中,浑然没有一丝参与的打算。

不是他看不上那些东西。

平心而论,那一瓶水元丹张景就很眼馋。

只是......手上道功着实不够。

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。

妖丹倒是有不少,而且价值不菲。

可惜根据师姐刚刚的介绍,第一环节只计道功。

张景不自觉轻轻扫了周围师兄师姐们一眼。

动辄几百上千,这群人是真富!

还是应了那句话。

旱的旱死,涝的涝死。

他现在只得寄希望于在第二环节,自己手里净化过的妖丹以及众多符箓能够兑换一点好东西了。

时间缓缓流逝。

竞拍还在继续,但已进入尾声。

“黄龙鞭,土属上品法器,品质极高,起拍价两百五十道功。”

声音传至耳边。

张景猛地抬起头,视线牢牢锁定在台上那一杆散发出厚重气息的黄龙鞭上。

要是将这件宝贝融入五宝灵河,那威力得有多强?

若五件法器全部都是上品法器呢?

只要撑得住消耗,以炼气中期修为逆伐炼气后期,就是十分轻松的事情。

届时以五宝灵河能隐能现的能力。

击杀那只还未彻底踏入炼气后期的白鹿,还不是手拿把掐?

然而下一刻。

夸张价格便直接打碎了张景的美好幻想。

四百多道功一件......自己还是先拿五件中品法器凑合一下吧。

暂时是买不起了。

......

“最后一件宝物,灵神液五钱,可帮助凝神聚灵,大幅提高制符炼丹成功率,以及修炼效率,起拍价四百道功。”

柳南姝说话间,将玉瓶缓缓打开。

顿时一丝一缕奇异馨香开始弥漫开来。

整个现场为之一静。

灵神液得自妖魔,异常稀少珍贵,其功效甚至比柳南姝师姐说的还要夸张。

这也是他们这些高级修士一直致力于搜集寻找的东西。

以备后续突破之用。

至于将其用在制符炼丹上,那就纯属浪费了。

只是,这般珍贵的灵神液,为何会有人将其卖掉?

在场绝大多数人心头不约而同地划过一丝不解,但这个疑问转瞬间便被他们抛诸脑后。

东西就在那里。

管那么多干什么?

众人纷纷开始疯狂喊价。

“五百道功!”

“五百三十道功!”

......

......

座位上。

张景身体不自觉前倾,两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前方,细细感受着萦绕鼻尖的那一缕奇异芬芳。

味道有些熟悉。

这东西......似乎自己也有!

下一刻,屏住呼吸。

张景控制灵识向储物空间探去,一点点搜寻。

最终,在一个猩红磨盘周围,他找到了那两个玉瓶。

一番反复确认之后。

张景终于确定,其中一个玉瓶内装着的,正是当前拍卖的灵神液,而且足足有一两之多!

“七百道功!”

“七百五十道功!”

大堂内喊价声还没有停下。

扑通!扑通!

听着越来越高的价格,张景只感觉心脏直接跳到了嗓子眼。

“一千一百道功!”

当坐在最前排的其中一位师兄举手喊出这个价格之后。

再无其他人应答。

灵神液的拍卖,就此尘埃落定!

两千二百道功!

张景手中紧紧握住一个晶莹玉瓶。

这灵神液效果远不及心眼法种和赤神灵光。

他用不上。

但可以卖出去。最新网址:bi xiasheng hua.c o 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