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bi xiasheng hua.c o m 古蛮界环境的特殊让此界修士一直都维持着最古老的修行方式。

而这个界域中只有一个种族,那就是蛮族!

陆叶没见过真正的蛮族,据他所知,蛮族的外表看起来跟人族没多大差距,但整体上来,体型要比人族大上几圈,而且他们最擅刺纹之道,这是自古老时代传承下来的斗战方式。

若非蛮族生育艰难,人口稀少,这必定也是一个能声名响彻星空的种族,而且他们的寿命好像普遍比其他种族的修士更短许多,似乎是受到古蛮界环境影响导致的,哪怕有蛮族修行至日照也没办法有所改变。

眼下他排名第三,按照规则来说,能挑战的对象只有一个阿卜罗,除非阿卜罗不在天修罗界。

正要直接挑战的时候,修罗令有了动静,他立刻查探。

本以为是核桃传讯,结果发现居然是玉妖娆的信息,对方的语气很是惊讶:“你把天砚打败了?”

陆叶心想这消息传的可真够快的,他这边才赢了斗战,玉妖娆居然就知道了,难不成刚才她正好在斗战场内观战?

结果一番询问才知道,事情并非如此,只是玉妖娆正好在查探月瑶斗战场的排名,发现陆叶的名字将天砚挤了下去,这才有此一问。

“打的好!”玉妖娆似乎对天砚有什么成见的样子,“之前在历练中,那些星盗团就是他纠集起来的。”

陆叶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觉得天砚有些眼熟了:“他就是雷光的魁首?”

主要是天砚跑的太快,他根本没来及得仔细打量,否则定能认出来。

就说堂堂排名第三的月瑶,怎么不战而退了,原来此前已经与自己交手过。

“就是他!”玉妖娆咬牙切齿,“我都被他吓死了!”

陆叶正待回话,又有另外一道讯息传来,这次却是核桃的她明显知道陆叶不会止步第三,很快就要挑战阿卜罗乃至古笙,所以便传讯与陆叶说了一些这两位的情报。

才刚看完核桃的讯息,又有第三人传讯过来,这次是归漪的,一并传来的同样有阿卜罗和古笙的一些情报。

她与陆叶同为月瑶,斗战榜结算前三日,肯定也在忙着打排名,注意到陆叶排名的变化不足为奇。

而且陆叶还是她带进修罗场的,她当然知道陆叶对月瑶榜首与榜二信息了解的匮乏,主动传讯也是想陆叶多一些了解,免得在斗战中吃亏。

陆叶觉得自己好忙……

先是感谢了归漪,又回了一道讯息给核桃,这才有空搭理玉妖娆。

“你如果要继续挑战的话,可得小心一些,我听说你们月瑶榜前两位都强的有些离谱,天砚一直在挑战他们,却从来都没有成功。”

“略有了解了。”陆叶回道,因为无论是核桃还是归漪传来的信息,都从侧面印证了这两位的强大。

也是直到这时,陆叶才明白一件事,那就是为何古笙还有阿卜罗的胜率都不高,他之前打量这两位信息的时候还感到很奇怪。

这对他们这两位排名最靠前的月瑶强者来说,无疑有些不太正常,如今方知,这两位的所有败绩,都是互相赐予的。

月瑶斗战场有一个传言,那就是古笙与阿卜罗是一档,天砚是第二档,这三位之外是第三档。

自古笙与阿卜罗占据榜首榜二的位置至今,从未有人撼动过他们的名次,能改变他们排|天才一秒记住 言情小说 s23us.c o m名的,只有他们自己。

这也直接造就了天砚万年老三的名号!

每一次月瑶斗战场结算前,古笙与阿卜罗都会打上一场,互有胜负,这一次陆叶看到的是古笙排名第一,可上一次就是阿卜罗,上上次或许就是古笙……

所以每当月瑶榜结算前三日,月瑶斗战场那边就极为热闹,不知多少修士会进入斗战场,观战这两位的争斗,他们的每一场争锋都让人看的眼花缭乱,叹为观止。

一如既往地,眼下正有许多修士正在等待他们这一战的开始!

陆叶这边与几女忙碌传讯的时候,天修罗界某个洞府外,一个身形魁梧,身批一件兽皮大氅,仿佛铁塔一样的汉子站定,这人袒露着胸膛,胸膛之上铭刻一个虎头咆哮的刺纹,栩栩如生,头发被剃光了,只在脑后有一块地方留了长发,编成了一个小辫子。

他抬起蒲扇般的大手,重重拍在面前洞府的大门上,顿时打的洞府砰砰作响,口中叫嚷道:“古笙,开门!”

里面立刻传出一个恼火的声音:“家里没人!”

铁塔般的壮汉咧嘴一笑:“少废话,速速开门,爷爷来看伱了。”继续把大门拍的砰砰响。

洞府主人百般无奈,知道若不让这蛮子进来,他只会继续喋喋不休,当下开了洞府大门,一脸嫌弃地望着他:“你来作甚!”

这洞府主人看起来年纪不大的样子,关键生的肤白貌美,样貌秀丽至极,若不听他说话,而且没有女子应有的身体特征,任谁见了他都要将他当成一个绝色美人。

事实上,单轮姿色的话,他的容资确实要远超绝大多数所谓的美人。

但认识他的人,却绝不会因为他的容貌而有所遐想,因为这位可是名震修罗场,月瑶层面的顶尖强者之一,出身黄龙界的古笙。

来寻他的这位壮汉,赫然便是古蛮界的蛮族阿卜罗。

修罗场中,许多人都只知道这两位每两月都要打上一场,激烈非常,好像有什么不共戴天的生死大仇,但鲜少有人知道他们两位私底下却是交往甚密。

古笙在阿卜罗面前,个头堪堪只到他的胸口处,而且也不知什么原因,古笙的脸色极为苍白,浑然没有半点血色,颇有一股病态的美感。

远远望去,这一幕有一种猛虎嗅蔷薇的怪异感。

“爷爷来看看你死没死。”阿卜罗上下打量古笙,“怎么回事啊小老弟,听说你在历练中受了重伤?”

“多稀奇的事。”古笙冷哼一声,在历练中受伤乃是家常便饭,只不过自己这次栽的跟头有些大,险些没能活着回来,“看完了吧?那就滚吧。”

说着便要关上洞府大门,阿卜罗忙道:“来都来了,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古笙道:“家里无酒无菜,不便待客!”

阿卜罗手一翻托起一个酒瓶,嘿嘿笑道:“我自己带了!”

古笙满脸无奈地望着他,咬牙切齿:“你这蛮子……”

着实拗不过,因为就算拒绝了对方,阿卜罗也不会善罢甘休的,只能取出修罗令对着他打出一道玄光,放他走了进来。

阿卜罗显然不是第一次进来,洞府虽大,却是轻车熟路,率先走进寝殿处,然后指着旁边的玉床道:“衣服脱了趴上去!”

古笙面皮一抖,脸色更苍白许多,站定身形,警惕道:“你作甚?”

阿卜罗转头看他,拍了拍自己带来的酒坛:“你以为老子真来跟你喝酒的?这是我蛮族特制的药酒,辅以我族特有的疗伤秘法,保你三日内伤势痊愈!赶紧给老子把伤势恢复了,跟我打一场,我可想被别人说是胜之不武!”

“不必!”古笙脸色大变,哪怕之前历练时遇到的危机再恶劣,也没有眼下慌乱,虽然他也知道,蛮族特殊的疗伤秘法加上他们特制的药酒确实疗伤效果显著,但他以前尝试过,对那次记忆心有余悸。

“废话什么!”阿卜罗一巴掌拍在古笙肩膀上,将他拍的身子一矮,直接抓起往床上一丢,顺手就将他外面的衣裳给扯了下来。

“我自己来!”眼见阿卜罗一步步朝自己行来,眸中一片凶光,古笙心知拒绝不得,连忙高呼。

少顷,古笙穿着裤衩趴在床上,阿卜罗两只大手仿佛烧红的烙铁一样,化作残影在古笙身上拍击着,啪啪啪的声音及富节奏韵味。

古笙面色一片血红,面上流露出生不如死的艰辛表情。

无他,随着阿卜罗催动蛮族特有的疗伤秘法,他一身气血都在跟着拍击涌动,根本不受自己控制,那种感觉难受极了。

阿卜罗却是饶有兴致地开口:“你这小子怕是投错了胎这身段和皮肤比老子见过的所有女人都要好。”

古笙脸色涨红,心中一片屈辱,破口大骂道: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

话刚说完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那血却是漆黑的颜色。

阿卜罗嘿嘿道:“看看,早就跟你说过,疗伤的时候不要说话,遭报应了吧?”

古笙当即闭口不言,只当自己已经死了。

忽然间,阿卜罗的动作停了下来,语气惊奇:“居然有人挑战我?”

说完之后又继续拍击起来,自语道:“算了,让他等一会,恐怕又是天砚那小子皮痒了。”

能挑战他的,眼下也只有天砚了,天砚这家伙虽然实力不如他跟古笙,但却是有一股子韧性,屡败屡战,屡战屡败,不知在他和古笙手下吃过多少亏了,可但凡有机会,他还是依然会发起挑战。

修士最需要的就是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,所以阿卜罗并没有因为天砚不是自己的对手而小瞧对方。

(本章完)

最新网址:bi xiasheng hua.c o m